成王笑道:“若能掰倒林,李两位大人,南廷就几无防御了……”

王谦也轻笑,道:“的确是了不得的时机。”

两人相视一笑,成王笑道:“没想到我有能与先生狼狈为奸的一天,我们二人,只怕也得被后人视为奸人了。”

“甘受骂名,王爷如今的格局也叫我钦佩。”王谦笑道:“我本就是一个混世的神棍,被骂倒没什么,只是王爷……”

“若不能担当几分骂名,如何能担得起天下的百姓呢,”成王道:“主子都不惧,我又有何惧,如今,我也想开了。”

“王爷现在心胸开阔了不少,”王谦笑道:“要做就做到好。”

两人自然又是嘀咕一阵,小声的,两双眼珠子都转的厉害,这种算计人的事,的确是十分烧脑的。

而且算计的还是南廷的两位重臣。

若是计划不够周密,只怕要被这二个人精看出来,所以,要想事成,必须要从细节处慢慢的入手。

阿水回去后,对那等着自己的十六个青壮,道:“你们都是有胆的,若非有胆,也不会跟着我去闹,如今身无分文被赶出金陵,又有如此决断,随着我来晋阳,大丈夫,没有怨天尤人,这一点就比许多人强上许多。来此后悔吗?!”

“不后悔,”十六人道。

“好,既来了此处,我得了名叫阿水,以后你们都随着我,干出一番事业来,好叫家人在晋阳立足,安身立命,丢了的家业,只当随风去了,从今日起,好好做事,”阿水道。

妩媚的夜色斑斓灯光里的不羁美人

十六人都是有勇气的,若不是,也不可能与官府的人做对,有人身上还带着伤,却一脸坚韧,道:“我们随着阿水哥,从今日起,换新名,重新开始,哪怕是死,也要给家里人争出一片天地来立足。”

“走,先回去休整一二日,我们再出发,”阿水道:“有伤的,速去看伤。只是注意一些,不要太高调,咱们现在,不是能露于人前的人……”

十六人应了,便相互扶持着各自回去了。

他们俱都被成王安置在外城已经修建好的屋子里,阿水家分到一进的小院子,有两间屋,一个伙房,还有一个堆放杂物的后院,一家人住着虽挤,但是足够住了。

他丈人看他回来,忙拉了他进来,又关上了院子门,小声的道:“怎么样?!晋阳是个什么说法?!”

“让你们好好的住着,在这里算是扎下根来了,”阿水道:“老爹,待以后我立了功,我再为你们换大一点的院子。”

“这个够住了,”他岳丈道:“晋阳肯收留就好,他们本就收留灾民,只要投奔的,没要不收的,你,莫要再出去争命了,好好陪着她过日子吧,这里我看繁华的紧,我们一家人穷就穷点,只求你平安,只是苦点罢了,这日子总能过下去的……”

阿水摇摇头,看着自己爹娘和岳母都过来了,担忧的看着自己,便道:“……在金陵的事,我算是看清楚了,这个天下只要还乱着,想要过平静的生活是不可能的……以前是我幸运,所以才能与娘子换个地方重新开始,可是以后呢,若是天下大乱,晋阳也乱了呢……”

“晋阳不会的……”他岳丈红了眼眶道。

“晋阳不会乱,因为有人用命守着它,”阿水道:“我从今天起名叫阿水,我也要做一个能守住晋阳,守住这净土,守住你们的人。大丈夫存世,若不能护佑家人,是悲哀,幸尔咱们还能在这样的地方重新开始,若是没有,只怕如今咱们只有死路一条了,老爹,我觉得我们家已是幸运了……”

他唤岳丈为老爹,这两家人,是共患难过的,所以关系极为亲密。

倒是他亲爹道:“说的不错,倾巢之下,安有完卵,你想要做什么,去吧,乱世之中,你若有幸,能立了功,为你娘子和你娘争一份诰命就是福份,至于我们,不用你操心,家里有我,我和你岳丈虽年纪大了,但还有一把子力气,一定能把一家人给养活了,我打听过了,这里的娃娃是给免费学校上的,我们哪怕撑着,也会将娃培养大,将一家人养活,你要做什么,就去吧,这些年,一直担心你这性子会出事,所以一直拘着你,现在,到时候了,认定了的事就去做。”

知子莫如父,他爹也是知道儿子有一颗不安份的心的,而且有一股说不出的虎熊之心。

既然压不住,时势不给人轻易安身立命的根本,就不再拘着他也罢了。

“爹。”阿水眼眶红了,跪了下来,道:“你与我岳丈一定要好好的,阿水虽没用,但至少还能养活一家人,我一定不教你失望!”

他岳母与亲娘早抱头痛哭了。一时间不能自已。

“陪你娘子说说话,还有你娃娃,还小哩,好好的说一说,”他爹道。

阿水又朝岳丈磕了一个头,就匆匆的回屋了。

他娘子正红着眼睛发愣,搂着几个小娃,怔怔的看着进来的阿水。

阿水亲娘还在哭呢,他亲爹倒是叹道:“莫哭了,哭的叫孩子心中不舍,出去行事,若总念叨着家里,可是会分心的。怎么不想一想,是好事呢,这孩子,怕是时运来了。你们就别哭了,他重情,听了怕是难受,咱们也别让他心里总惦记。”

两个老妇人听了,才渐渐的收了泪。

如今家财尽失,但至少一家人全部平安,又有了落脚之地,便又觉得算是幸运了。

况且,虽然凶险,可是阿水至少也有了一个前程。

阿水岳丈看亲家像老了十岁似的,便道:“你倒劝我们,你自己呢,又何尝心里不难受了?!”

“亲家,你不知我早就做好了这个准备,这个孩子出生之时,他娘频繁的梦到一条大蟔蛇,在水中游来飞去,常被吓醒,我便似有所感,从小便一直拘着他,怕他闯出祸事来,他是个听话的,也是个争气的,这些年来也算是顺从,”阿水爹叹道:“而命运却还是来了,他要飞了,飞向天空,那里有属于他的一片天。”小奶狗抖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