京都,皇宫。

乾元帝几道圣旨连夜被发了出去。

内阁的大臣接连几天都没有回去休息,直接在皇宫中处理正事,累了的时候,就在他们处理事情的房间不远处,有几间临时让大人们休息的地方。

御林军严密的守卫这个地方,除非有皇帝陛下的旨意,任何人都不能够擅自闯入,违令者格杀勿论。

皇宫是一个十分让人敏感的地方,大臣们不用别人吩咐,自己就不会乱走,每天睁开眼睛醒来,就是处理事情。

“诸位大人,陛下召见。”前来传旨的是御书房的大太监,虽然比不上乾元帝身边的贴身大太监,在御书房中的地位也不低。

诸位大人相互看了一眼,其中一人走了出来,说话的声音带着笑意,“陛下今日的心情如何?”

传旨的太监看了几位大人一眼,微微眯着眼睛道:“窥伺帝踪,这可是杀头的大罪。”

“公公严重了。”老大人立刻笑着道,声音不谄媚,但是仍然能够让人察觉到讨好之意。

传旨的公公掂量了一下手中的锦囊,目光中闪过满意,“陛下早上接见了柳城回来的使臣。”

“咯噔!”

“噗通!”

光彩夺目美女粉嫩甜美萝莉白丝清纯私房图片

内阁的大臣,就没有一个是单纯的傻白甜,真要是没有心眼,也混不到内阁大臣,一部尚书的地位,然而此刻听到这话,心里还是一惊,顿时觉得自己的心跳的飞快。

柳城来的使臣,那就是太子殿下有消息了。

太子殿下薨了。

诸位大人对视了一眼,都知道今天乾元帝的心情不会好。

太子殿下死了,那是一国的储君,天大的事情,引发的雷霆震怒,几乎让整个朝廷都为之震动,可是也就是这样了。

没错,太子无论多么的重要,他已经死了,然而,太子上面还有乾元帝,只要陛下还在,朝臣们的主心骨就还在,再说了乾元帝又不是只有一个儿子,哪怕是剩下的这些不如太子殿下,细心的挑上一挑,还是能够找到一个合适的人。

天杀的秦王,你倒是添什么乱呢。

诸位大人只要想到那位被乾元帝派去柳城的秦王,心里的怒火就忍不住要爆发出来。

秦王你个傻子。

太子都已经不行了,他就是回来,也成不了大事,你何必多此一举,亲自动手害了太子殿下。

皇家的关系,永远是一团乱麻,剪不断理还乱。

“几位大人快些吧,陛下还在等着大人们呢。”传旨的大太监道,掂量了一下手中厚厚的锦囊,还是给了站在自己身边大人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。

时间其实并没有过去多久,诸位大人短暂的眼神交锋,已经明白了彼此的想法。

御书房中,乾元帝坐在椅子上,地上是一摊水迹。

诸位大人站在御书房门口,等到里面传来召见的声音,这才走了进去,一眼就看到了那摊水迹。

乾元帝摔坏的东西,机灵的太监早就收拾干净,冬天天气冷,地上的水迹则是没有那么快变干,地上还有一片湿漉漉的地方。

“参加陛下。”几位内阁的大臣像是什么也没有看出来,干脆利落的跪在地上行礼。

乾元帝已经发泄过一通,现在心情稳定了许多。

“诸位爱卿,太子的车架已经到了距离京都百里之外,马上就要进京。”乾元帝开口道。

“礼部。”

“臣在。”

御书房的议事进行了很久,乾元帝一连串的命令吩咐了下去,一道道圣旨从御书房中传出,传向了宫外的个个地方,不同人接到不同的圣旨,露出了截然不同的表情。

乾元帝似乎注意到了内阁大臣们的辛苦,“这几日,辛苦诸位爱卿了。”

“臣等不敢,回禀陛下,这是臣等的本分。”内阁大臣闻言立刻道,听到这话,他们心里所有的辛苦都值得了。

“今日给大家放一天假,诸位爱卿都回去休息吧。”乾元帝说道,目光变得悠长,“明日早上,礼部的官员去迎接太子回家。”

礼部尚书立刻领旨。

皇宫门口,几位内阁的大臣相携着走了出来。

站在大门口,看着远处的天空,感觉自己似乎很长时间都没有出来过,只觉得心中沉甸甸的感到压抑。

“大人。”各府的小厮听到消息,带着马车或者轿子过来迎接自家大人。

“一起去喝杯茶。”左相开口邀请,看着面前人。

“也高。”被邀请的右相开口答应下来。

左右两位宰相对视一眼,轿子一前一后的走了。

京都要有大事情发生了。

京都之外,百里处。

传旨的钦差亲自过来,看着囚车里的人,目光带着同情。

“收起你那种让人恶心的眼神,还轮不到你来同情本王,你算是什么东西。”囚车中的人用厌恶的眼神看着面前的人。

来人一怔,“你以为你还是高高在上的秦王殿下吗?你现在就是一个阶下囚。”

“本王是父皇的亲生儿子,你算是什么混账东西。”囚车中的人也就是秦王开口道。

“算了,咱们走吧。”一旁走过来一人,拉着说话的这位离开。

秦王好不好,就像是他说的,他都是乾元帝的儿子,那是皇子,不是他们这些人可以随意处置,谁知道乾元帝会不会突然抽风,见到儿子之后,突然改变态度原谅秦王,到时会他们这些得罪秦王的人,估计没有一个人会有好下场。

皇帝的儿子,就是这么了不起。

“我是皇子,我的父皇是皇帝,你们谁敢伤我,呵呵!”秦王坐在囚车中,阴森森的笑着,面容猖狂,看着他一身狼狈的模样,胆子小的人见到都会被吓出一个好歹来。

秦王殿下疯了。

关押看守秦王的士兵纷纷议论,远离了囚车,不敢随便的靠近。

疯癫癫的秦王殿下,坐在囚车中,目光同样看着远处京都的方向。

父皇,儿子回来了。

武王世子,宋婉儿,你们一定会后悔的,本王一定会将你们碎尸万段,诛九族,才能发泄本王心中的怨恨。

秦王低头,遮掩住了目光中阴毒的狠厉。

(未完待续。)菠萝蜜视频进入通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