杜氏看着自己粗糙的手,有些局促的把手缩到背后。

   青萝看着有些刺眼,上前把她的手拉出来,握在自己手中,轻声道:“娘,一件衣服罢了,您不用道歉。”

   杜氏看着梅落蝶身上的华贵衣物,不安道:“可是,看着贵呢,万一弄坏了可惜了。”

   “他不缺这一件衣服。”青萝看向梅落蝶,“老八,说话啊,发什么愣?”

   “啊?”梅落蝶猛地回过神来,看见杜氏的窘迫模样,心中觉得酸楚,伸手拿过水壶,哗啦就撒在了自己的衣服上。

   “啊!”惊的杜氏叫了一声。

   梅落蝶扬眉笑道:“您看,衣服是身外之物,脏了可以洗,坏了可以扔,真的没关系。”

   青萝拍他后脑勺,训斥道:“身外之物也不能随意糟蹋!你还糟蹋水!”

   “咳,姐教训的对,我知道错了。”梅落蝶老老实实认错,“到县城之前,我不喝水了。”

   杜氏顿时心疼起来,忙道:“撒了水没关系,我给你洗。水咋能不喝呢。”

   青萝不满了,鼓起嘴:“娘偏心。”

   杜氏见她撒娇,心都软了:“傻丫头,娘永远最疼你。”

   恬静优雅女孩浅笑安然照

   梅落蝶笑嘻嘻道:“姐姐都跟娘在一起这么多年了,还跟我争风吃醋呢。”

   杜氏的手顿住了,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梅落蝶,“孩子,你刚才……说啥?”

   “我说姐姐……”

   “不,不是这个……”杜氏急的语无伦次。

   青萝见梅落蝶故意装傻,一掌拍到他后脑勺上,训道:“不许闹腾,好好跟娘说话!”

   梅落蝶揉着后脑勺,申请却认真起来,轻声道:“娘。”

   杜氏微微张着嘴,一瞬不瞬盯着他,“你,你叫我娘?”

   “怎么了,您不愿意啊?”青萝打趣她。

   “不不不……”杜氏欢喜的落了泪,重新抓住梅落蝶的手,颤抖着声音,“好孩子,好孩子……”

   梅落蝶温和的笑着,扭头又冲呆立的柳和平叫了声“爹”。

   柳和平原本就是个闷葫芦,这会儿更是千言万语,一个字也说不出口,只涨红着脸,一个劲的点头。

   青萝忍不住笑了:“老八,你倒是接受的挺快。”

   “那是,白白多了个爹娘,高兴还来不及呢!”

   梅家把梅落蝶养的很好,性情开朗活泼,即便是在这个时候,也丝毫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委屈的,只有满心的高兴。

   看着这对激动又开心的夫妻,青萝有些欣慰的轻轻吁了口气。

   她终于不再觉得自己亏欠柳家什么了。

   虽然曾经占据了他们女儿的身体,可是这么多年来,她努力的生活,拼命的学习,上进,赚钱,就是为了让自己和柳家人能过的好一点。

   如今她实现了当初的小小愿望,不仅让柳家人过上了好日子,甚至可以让他们过的奢侈。

   现在又找回了梅落蝶。

   看着一家三口的幸福背影,她忽然有一种感觉,自己和柳家的缘分,也差不多尽了。

   这让她心中涌起淡淡的失落感。

   等他们都好不容易平静下来后,杜氏才想起来问:“妞妞啊,你们这是去哪?我听说,你要和皇上成亲呢?”

   青萝笑道:“这不是打仗了吗,我眼睛又不好,就决定还是先回梅家休养。”

   “哦,梅家个个都是活神仙似的,你去那里一定能把眼睛治好的。”杜氏有些欣慰,又有些难过,“自从你开始到京都考试当官后,娘就总是见不到你了……以后再嫁了人,宫里那样的地方,哪是我们能去的,怕是再难见到了……”

   想到伤心处,她又哭起来。

   青萝也有些难受,脸上却带笑,安慰道:“娘,只要您好好保重身子,和爹一起安安稳稳过日子,想见的时候多着呢,何必急于这一时?”

   梅落蝶也道:“你们不用担心,有我们在,那个皇帝还敢圈着姐姐不成?”

   “小蝶啊,可不敢乱说,”杜氏慌忙阻止他,“背后说万岁爷的话,是要被砍头的啊!”

   梅落蝶被梅家培养起来的内心虽然觉得不屑,但良好的素养却让他立即温顺的同意了杜氏的叮嘱。

   “娘放心,我以后不乱说了。”

   “好孩子。”杜氏开心极了,心里满满的都是喜悦。

   与柳文全相比,这个失而复得的小儿子,简直优秀听话的要命。

   她觉得自己简直像是在梦中。

   “娘,你们现在有什么打算?”青萝问道。

   她虽然有足够的能力安排好他们的生活,但还是尊重他们自己的意愿。

   杜氏和柳和平对视一眼,有些迟疑的问:“小蝶是不是要和你一起去梅家呢?”

   “是啊,”青萝见她脸上现出失望之色,笑道,“不过,梅家又不是笼子,小蝶他想去哪就去哪,人家不会管他的。”

   “真的?”杜氏有些不敢相信。

   瞧梅落蝶这通身的打扮和气度,显然梅家从未亏待过他,是把他当作和别的公子一样的养着。

   说是锦衣玉食,养尊处优也毫不为过。

   人家辛辛苦苦养了十几年,难道能舍得这么轻易的放他走?

   莫说人家,就是杜氏自己扪心自问,当初她也是一万个舍不得妞妞被梅家认走的。

   青萝知道她的心思,就笑道:“您为什么非要认为是您抢了小蝶呢?他现在既有梅家的爱护,又多了你们这样的至亲骨肉,你们应该为小蝶觉得高兴才是啊。”

   杜氏怔了半晌,脸上终于露出笑脸,“妞妞说的没错,是娘钻牛角尖了。这辈子还能见着小蝶,娘已经觉得没有任何遗憾了。”

   梅落蝶搂着她一边肩膀,笑道:“以后等我成家立业了,自己赚钱买地盖房子,把你们二老接过来一起生活,好不好?”

   “好好,当然好!”杜氏乐的鼻涕泡泡都出来了,“可是,你在梅家的爹娘怎么办呢?”

   青萝笑了:“四叔四婶啊,人家一向云游四海,可是神仙眷侣一样的人物,况且人家也不是就小蝶一个儿子,您啊,用不着为他们操心。”

   “那就好,那就好。”杜氏乐开了花,先前柳文全离开带来的愁云,几乎一扫而空。菠萝视频更多app